Skip to main content
 健康财报网 > 头条 >

顶级大法官,国家级女神,流行文化偶像,她的健康能让全美国惊慌失

2020-07-18 18:00 浏览:

近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又上了头条。据说,她因癌症复发已被送进医院接受检查。

近年来,健康问题一直困扰着87岁的金斯伯格大法官。此前,她曾因肺癌、胰腺癌病变而接受过手术治疗。

每一次,关于她的健康问题总是能让全美国、特别是华盛顿的精英们陷入混乱。

为什么?

对于美国自由派来说,围绕这位年纪最大的现任大法官健康状况的焦虑是正常的。

如果她退休或病得太重而不能任职,特朗普将能够进一步巩固美国高法的保守派多数,有机会任命他在总统位上任命的第三位大法官。

此前,特朗普已经任命了两位保守派的法官——尼尔·戈萨奇和布雷特·卡瓦诺。这样,高法大法官的政治派性为5位保守派,4位自由派。

红圈者,左为戈萨奇,右为卡瓦诺

(为何高法法官的任命,对美国两党来说这么重要?请参见文章:奥巴马的哪些政治遗产,特朗普“恨之入骨”?

此外,人们对金斯伯格大法官关注之多可以归功于这样一个事实: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金斯伯格大法官已经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法律和流行文化的偶像。

她是一部新传记片《性别基础》的主角;一本名为《异见时刻:声名狼藉的RBG》的畅销书又将她重新介绍给千禧一代女性。

她也是儿童读物的女主角,万圣节服装上、T恤衫和咖啡杯上都印着她的头像。

金斯伯格大法官身材矮小、举止严肃、以说话长时间的停顿而著称——据说她对闲聊不能容忍。

女权活动家,毫不动摇地致力于平等和正义

金斯伯格大法官是1956年哈佛法学院招收的九位女性之一,后转到哥伦比亚法学院,成为第一位在两所学校的《法律评论》期刊都担任过编辑的女性。

然而,你能想象一直名列前茅的她会找不到工作吗?在50年代的美国,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给出的拒绝理由无外乎三个:犹太人, 女性和母亲。

为性别歧视案件辩护

1963年,她成为罗格斯法学院的教授,并与他人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里共同创立了妇女权利项目。

1973年,她成为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总法律顾问,并开始了为性别歧视案件辩护的多产时代,她受理的官司有六起最后打到美国最高法院那里。

那个时候,女空军中尉得不到配偶住房补贴,而她的男同事却可以。

金斯伯格也为男性代理。1975年,一位男性的妻子死于难产,而他作为死者配偶却被剥夺了应得的福利。

"他的案件是性别歧视如何伤害每个人的完美案例,"金斯伯格在多年后的听证会上表示。

在打到最高法院的六起案件中,金斯伯格赢了五个。

她说,她觉得她不得不像"幼儿园老师"那样对全部是男性的高法大法官们解释什么是性别歧视。

也正值此期间,她代理了另一个案件,一位女空军上尉由于怀孕被告知如果不流产,工作将保不住。

金斯伯格本来希望通过该案使生育自由成为受宪法保护的权利,但空军却改变了政策,该案被高法驳回。

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1980年,作为吉米·卡特总统使美国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被提名为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法官。

与卡特总统

那时,她以中间派著称,多次与保守派立场一致。例如,支持海军开除同性恋水手的决定。

1993年,比尔·克林顿总统提名她进入最高法院。经过漫长的甄选,克林顿最终下定决心,金斯伯格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二位被提名的女性大法官。

克林顿总统回忆说,“在我做决定前跟她做了一次面谈。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刚谈15 分钟,我就决定要任命她了。”

在国会的任命听证会上,金斯伯格表明了她的观点:

女性与男性平等至关重要。如果你施加限制,阻碍她的选择, 那你就是因为她的性别在贬低她。"

经典案例

金斯伯格大法官在高法早期审理的重要案件之一是1996年的美国诉弗吉尼亚州案。

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是美国著名军事院校, 巴顿、马歇尔、包括中国的孙立人等都是其知名校友。该校当时是弗吉尼亚州唯一一所只招收男性的公立大学,以培养公民战士为使命。

第四巡回法庭判决弗吉尼亚军事学院违反了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原则。作为回应,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打算搞一个面向女生的弗吉尼亚女性领导力项目应付了事。

第四巡回法庭认为不招收女生是违宪的,但女性领导力项目可以纠正这一错误。而美国高法判决,不招收女生和作为纠正措施的项目均违宪。

金斯伯格大法官是该案的判决意见主笔者。她给出的反对意见主要有三点:

第一,如果一项政府行为是基于性别的(该校是公立学校,招生属于政府行为),那么当事方必须给出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在这种标准下,基于性别的分类未必违宪。被人为设置的固有差异已不再被视为种族或国籍分类的基础,虽然男女之间的身体差异是长久存在的,但是这种分类不会如同过去一般,用来造成或延续妇女在法律、社会和经济的劣势。(即,基于性别的政府行为不能造成或延续妇女的劣势地位)

第二,弗吉尼亚州给出的不许女生入学的理由站不住脚。弗州认为,单一性别教育是有利的,有助于教育的多样化。但是成功的理由必须客观描述国家意图,而非将不同基础的行动合理化。弗州无法证明,通过禁止女性入学的方法,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已经建立或维持了教育方法的多样性。

第三,弗吉尼亚州认为招收女生会使得军事学院被迫改变非常教育手段,使其丧失传统。专家意见认为,男性适合这种非常教育手段,女性更适合合作的教育氛围。法官认为,又不是强迫学生去,不能排除一些女生可以达到现有的招生和训练标准,所以这一理由不成立。

通过此案,金斯伯格大法官终于实现了自己作为律师让最高法院认识到性别分类违反了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的使命。

“声名狼藉的RBG

RBG是金斯伯格名字的缩写。

“声名狼藉的RBG“这个称呼现在已然成为金斯伯格的代名词,也正是这个称呼让她成为这个国家女神级的人物、流行文化的明星。

这个名字起源于美国已故著名饶舌歌手比吉·斯莫斯的绰号——“声名狼藉的B.I.G.“。

饶舌歌手“声名狼藉的B.I.G.“

2013年,当纽约大学法律系学生莎娜·克尼日尼克以“声名狼藉的RBG"为名在轻博客Tumblr(中文俗称“汤不热“)创建了一个账户,以突出在一起最高法院审理的“谢尔比县诉霍尔德”案件中,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异议意见。

“谢尔比县诉霍尔德案”,涉及到1965年《选举权法》中重要条款的合宪性,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对4票驳回了《选举权法》的部分条款,取消了联邦对修改地方投票法的预先审查,该条款旨在防止压制选民。

高法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亲自撰写了判决书,声称,

“美国已改头换貌,选举中种族歧视已不再是问题。”

显然,金斯伯格并不同意这种判决,所以她代表异议的大法官们宣读了异议意见书。

她说:

“以种族为主的选举歧视依旧存在,现在之所以没有选举歧视,就是因为《选举权法》在发挥着作用。而在此刻要废除它,好比叫人在滂沱大雨中,把伞丢掉,因为没淋到雨。”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异议意见让很多原本不关心法律与政治的年轻人了解到司法体系多么深刻地影响着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声名狼藉的RBG”一下子成为美国社交媒体上的话题标签,流行文化的符号——她说的每句话都在网上疯传,甚至被印制在节日贺卡上。

她也被誉为时尚偶像,从她喜欢蕾丝手套到她精致的长袍,包括她穿在长袍上的衣领以及她那著名的"异议领"。

为何拒绝退休

早在奥巴马任职期间,一些自由派人士曾公然提出如果金斯伯格退休的话,还可以趁奥巴马在总统位上任命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

她在一次采访中说:"很多人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台?‘只要我能全力完成这项工作, 我就会在这里。”

这不是金斯伯格大法官第一次生病了——她以前摔断过肋骨,在之前四次同癌症的战斗中幸存下来,2014年还做过心脏支架手术,但她从未错过哪怕一天的辩论。

而且,每次她回来时,都带着同样的决心和韧性。

让我们祝愿金斯伯格大法官这次能同样在于病魔的斗争中胜利凯旋,因为这份她已经从事了至少半个世纪的工作,还等着她继续完成。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2528877764445824&wfr=spider&for=pc